目前日期文章:200703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自逝去的容顏裡清唱 輕輕朗朗
幽遠的 遼繞的旋律呀
是梵音也妒嫉的祥靜   是龐克也渴求的熱擁
都流成汩汩長河 在風細細裡也朗誦也吟詠
什麼也記不起 竟一絲也忘不了 
壯瀾歲月沉澱後的亮晃晃 譜成不作聲的樂章
──悠揚  綻放 綻放  典藏 
我的十八歲   Bossa Nova。
 

ruby09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攝影/Jody(除了登山,這個人也攝影──我對Jody學長的新發現)。

ruby09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記憶中,第一次的花蓮,是國小時全家旅行。旅行的點滴早被層層的記憶淹沒,只記得,那幾天我們一家五口窩在「國軍英雄館」的某間房裡。

第二次的花蓮,是高中寒假參加救國團活動,我們迷信美麗的名字愚蠢地揀了個「紅葉溫泉之旅」,卻誤闖魔鬼訓練營──在台中豐原集合,一路上以雙手雙腳親吻崎嶇山路,匍匐前行了十五公里,最後到達花蓮的紅葉國小,那一夜便在冷颼颼的睡袋內搓揉起泡紅腫的冰冷手腳,偷哭地睡去……。

ruby09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
前些日子,班主任託我寫百來字,疾呼作文的重要!
一下筆,倒像打翻一缸子憤慨──對教育政策、對父母們的疏忽、對那些令人瞠目結舌的作文程度……
如此,招生文案被搞成囉嗦的散文,呵。然而,我說的一點也不假!



ruby09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於是……

於是上山。文化大學本不在我們的地圖中,然而天氣實在太 
過晴朗了,晒得我們暈頭轉向,即使在以峇里島風格著名的「屋頂上」享受下午茶,仍有一種快被曬成人乾的不耐。忽然,我想起在系圖書櫃底層獨自寂寥的幾本「風信子」(提供系上學生閒扯淡、練筆的留言冊。對畢業的系友而言,是有點想又不太想翻看的回憶錄),我向老鴻說:「我們去把剩下的都偷走(我曾天人交戰地偷過一本,相信我,他們真的躺在髒亂鐵櫃的最底層)!」於是,我們又踏進這令人既熟悉又陌生之地。

ruby09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