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互賭一千塊──QQ的性別。老鴻問我,你怎麼確定他是男的?「因為我是他媽!」我說得可揚眉吐氣咧。
 
懷孕以來,沒有明顯的孕吐。長輩說:「那是女寶寶囉,懷女生會比較順……」聽見這番見解,嘴上只是一笑,心裡難免有些疑惑:「這麼小就有貼不貼心的差別喔,不會吧……」。死黨堅持我懷的是男生,理由是:「你看起來就是會生男生啊,要不然你看陳幸妤,怎麼生都是男的!(在死黨眼中,我也和公主一樣是大砲型……)」我老媽則預言QQ是女娃,原因是:「懷男生會變醜,皮膚變差……」而我呢,自認皮膚乾了點,痘痘長了點,毛髮多了點(以為是男性荷爾蒙之故),因此賭定QQ是條漢子,再者,因為我是他媽。
 
「喂,不寫題庫就乾脆不要來了,不能在家裡睡覺看電視,又在補習班浪費兩小時和爸媽的錢,這種人生太窩囊了吧……」帶了兩年國三,對這些非惡非善,一皮天下無難事的男生,我也只能在嘴上嗆個幾句。男生嘛,就「兄弟兄弟」囉;對女生嘛,可不能這麼草率了,要讓她們知道我的苦心、擔心,就算責備後還得鼓勵一番。
 
想當然爾,我對待「男QQ」的方式自然不是太柔性(潛意識裡想培養他堅毅的人格,噗)。在心裡跟他的對話多半摻著「叮囑」;有時,還會讓他替我頂罪,譬如,一個失神把水灑了一地時,會賴皮地說:「是QQ喔,不是我……」;忘東忘西時,會說:「QQ,怎麼又忘了呢?」;晚上閒著無事,還會輕拍肚皮說:「睡了嗎睡了嗎?踢一下看看嘛,起床起床……」搞得老鴻驚詫地問:「這樣吵他可以嗎……」
 
上周,揭曉「QQ性別之謎」的時刻到來!替我照超音波的檢驗師說:「應該是女的。」她的語氣一點也聽不出感情,一點也沒像電影中演的:「喔──是女寶寶喔,恭喜!」反而像不敢「激怒」我們般,很刻意,很低調地宣布這個消息。我躺在床上,輕輕地:「喔。」一聲,也不像心中澎湃的OS:「真的嗎?真的喔?是確定沒有小雞雞還是照不太出來?」而老鴻呢,一臉肅穆,好像被醫生料中的那種「按耐失望」的表情,連我都驚訝他的喜怒不形於色,「明明愛死女孩子啊,真是怪人……」
 
超音波室,安靜得很。
 
「應該是女生喔,剛剛檢驗師跟你們說過吧。」到了問診間,主治醫生小心翼翼地跟我們確認,好像怕我們歇斯底里地說:「我們不要這孩子……」似的。我呢,又不帶感情地「喔」了一次,然後問他:「這意思是說照到小孩的性器官了嗎?」
「百分之九十五」醫生說。我呢,又「喔」了一次。老鴻還是一臉肅穆!
 
產檢完畢,我們步出醫院。「哈,QQ是女的啦,我就知道她是女的啦!」「你根本沒根據,只是靠執念!一千塊拿去,晚餐你請啦!」
 
後來,我們討論起「QQ性別之謎」被揭曉時的冷漠反應,都覺得對方似乎不喜歡這個女QQ(呵,第一次嘛……)也難怪醫生們的臉熱不起來囉!
 
QQ耶,以後可以和她一起打扮,一起向爸爸唱反調,還可以聊很多女生的秘密……。「QQ」從男生變成女生後,我這大河馬好像也溫柔美麗了點。

嗨,
QQ媽咪要對你輕聲細語囉!
 
這性別,不會變來變去吧……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uby0924 的頭像
ruby0924

練筆繁華

ruby09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