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 \幾米

在擦肩而過的那零點一秒,我必需兩手一攤,承認了我們之間剩下的,最遠的距離。

相不相信,在茫茫人海中,你要遇見一個熟人,和一個相識的人擦肩而過,不是件容易的事。那可能跟中樂透的機率一樣渺小。「電車門一開啟,我從裡面踏出;你從外頭跨進」這種事,只在戲劇中,特別是做作的日劇、煽情的韓劇和沒深度的偶像劇。
 
這天,我遇見她了──在中正紀念堂捷運站!老天,從土城到西門,從西門轉搭至中正紀念堂站,再搭上新店線……沒有一次遇見認識的人,偏偏這天,在土城貪吃了宵夜,就在一個詭異的時間點上,注定站在她的後腦勺等著新店線。我和她後腦勺的距離,近得讓你無法想像。
 
其實,我在走向她後腦勺的剎那間便一眼認出她了!那張臉,絕對讓人印象深刻,姣好卻哀愁,亮麗又慘淡──對我而言,這張臉不只是肉眼看見的皮囊,而是蒐集記錄著大學時代的歡樂、傷悲與瘋狂……。你曾經碰過一種人,他(她)的身上永遠記著關於你的二、三事嗎?那些事也同時存在你的腦子,但是你可以沉穩地規範自己的腦細胞:不准躁動;但是你卻無法對他(她)全身上下的細胞命令:忘了那些瑕疵吧……
 
沒錯,一看見她,我便想起那些友情上的瑕疵,正確點說,是那些瑕疵化成一面鏡子,照著我,逼我直視那段青春,那些非常不友善的瑕疵,只顧拉著我追逐那些當年沒妥善處理的情節,然後將蘊藏歡笑與真心的片片斷斷拋在腦後,真是殘忍!
 
認出她的一瞬間,我被嚇得彈到牆壁旁,偎著牆轉過身去,拚命地安撫找上門的瑕疵。這時,往南勢角的列車來了,轟隆轟隆的聲響襲來,又轟隆轟隆地遠去,她竟然還在原地?!
 
「打個招呼吧!幾年沒見啦?拜託,有誰會記得以前怎樣怎樣啊,都是以前啦……」我的心底湧出樂天的聲音,果然,我移動了腳步,朝她的後腦勺走過。每走一步,我的心跳聲便大張旗鼓地響著,像在通知她──我們相遇了!我很擔心她將臉側向正往她接近的我,然而,她只是定在原地,跟個木頭人沒兩樣。我來到她的身後了,而且止住腳步就站在那兒。
 
如果我伸出手拍拍她,她將回頭,並詫異地看著我,我呢,給個整理好的微笑,說道:「好巧喔!」她可能會笑,應該會笑一笑才對,然後呢……我會說,聽說妳結婚囉,然後呢,她可能會笑著點點頭,也可能會說,妳也結婚了。「對,去年結的,你看,我懷孕了……」然後她會很驚訝地說,「恭喜」之類的,然後,「瑕疵」注定我們兩個僵在原地,甚至在通往「新店」的車廂內,我們無可自拔地陷入膠著……
 
算了,伸出手拍拍她的肩,比想像中困難許多!
 
換地方排隊的時機早過了,放眼望去,又是大排長龍,我決定這麼戰戰兢兢地站在她身後,或者心底想消極地等她回過頭看見我,不……還是別了吧!反正大家從來也不會多留意站在你前面或後面的人,只是眼巴巴望著列車駛進的方向。
列車進站了!我準備好在她身後踏進車廂,然後往她的反方向鑽去,如此,我們會萬無一失地被淹沒在人海中,再各自出站,各自走向自己的方向,毫無瓜葛,毫無驚喜,毫無感傷……
 
「轟隆轟隆──」,車聲越來越巨大,可是我的心情異常平靜,你知道,像是哀莫大於心死那樣!
 
列車門如預期般,在我們眼前「嗶──」一聲地打開,我的眼緊盯著她的腳跟,蓄勢待發。可是,她,竟然往左邊挪了一小步,不是往前而是往左?接著,轉動腦勺向我望來似乎在說:「我不上這班車,請你先上!」就在那一瞬間,我猜她看見我了──在伸手可及的範圍。我低下頭一個不大不小的步伐,以一副陌生人的冷漠,踏進車箱,很順利地被人群埋了起來。
 
「轟隆轟隆──」我在車裡,她在車外。車箱內,沒有尷尬同行,只是,在擦肩而過的那零點一秒,我必需兩手一攤,承認了我們之間剩下的,最遠的距離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uby0924 的頭像
ruby0924

練筆繁華

ruby09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