懷孕末期舉步維艱的日子裡,我每天不忘叮嚀QQ:「不要待太久喔,時間到了就要出來跟媽咪見面!」果然,第三十七周(足月)又一天,母女兩住進產房,經歷一番混戰廝殺,終一睹對方的真面目。

由於生產過程用力不當(老鴻說,在產台上的我像一個笨得要死又很用功的學生),當QQ宏亮的哭聲驚動她爸爸和外婆時,我這個作媽的一點也不為所動──沒有喜悅;更遑論熱淚盈眶,只是很慶幸──我們都活下來嘞!

生產真是一場災難!(向天下的媽咪致敬)

接著,進入「傳說中」的做月子期。除了證實「無法」遵守各項「有所根據卻不合時宜」的禁忌外,「餵母乳」又是另一個挑戰。一開始,奶量少得可憐,我老媽看了著急,還在一旁喊著:「人家我們以前一生完就有奶,怎麼會沒奶......」加上QQ每吸必睡,放下來又醒,搞得我常常餵著餵著也打起瞌睡,最後不得不補一配方奶讓她吃飽,又擔心這樣下去無法順利餵母奶......不禁悲從衷來。

原來,要得「產後憂鬱」真是一點也不難。

唉,明年夏天我要帶QQ游泳去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uby0924 的頭像
ruby0924

練筆繁華

ruby09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