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後,我要記得跟包子和饅頭說,要幫助像這樣好棒的孩子!


上個禮拜的某堂作文課,主任輕描淡寫地說:「今天會有一個小三來聽課,沒關係吧!」(我們這班是國小高年級和國一的學生)

但是我要怎麼跟他說:「可能有關係呢?」他可是我的老闆,就是每個月給我coco的人,也是決定要不要再續班的神呢!

於是我也輕描淡寫地說:「可以吧。」

課堂進行到一半,門,被推開了!我的視線朝水平線望去,是主任的頸子,往下下下一看,心頭一驚──「啊,是那個試聽生!」

我有點擔心地又轉向班裡學生──他們無不發直了眼,跟掩飾下的我一樣 ──

我又特地看了主任身後的學生家長,然後想以一個「孩子的媽」的角度擠出一抹「你放心吧!」的笑。

這時,主任領著小三生坐上椅子,又發現她矮小得根本摸不到桌子,然後主任又自言自語,故作鎮定地去別的教室找了比較高的椅子......

試聽的小三女生,有著一雙明亮的眼,那略凸的眼珠不知怎地,像飽含著水份,似乎映著長長的睫毛的倒影......然而,她的身高只及我的大腿的一半,細瘦的手指像才抽芽就枯了一半的筍,那寬鬆上衣裡卻藏著鼓鼓的、令我想一探究竟的胸膛......我不知道老天在她身上開了啥令人難以承受的玩笑,但無疑且殘酷的是──我們眼前的令人憐憫的小女生,是被做壞的洋娃娃!

這讓我想起懷孕時期,只要看到不健康的小朋友,心裡便不由得抽了一下,還煞有其事在心中默禱:「神啊,我不是菩薩,千萬別賜給我這樣一個孩子,我只是凡人,實在承受不了......」

而今,我卻隔著一扇被推開的門,見證一個偉大的母親的堅強與艱熬!

小女孩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異於他人,相較於其他同學,她顯得寧靜、安穩多了。她眨著眼,認真地看著黑板上隨性的字跡,沒有緊張與陌生,似乎只是輕輕地說:「嗨,我加入你們了。」

我們繼續閱讀文章:「第一次騎車的我,搖搖晃晃......」

我要他們加入修辭,讓這句話更生動鮮明。為了鼓勵發言,我拿著一包巧克力餅乾,提供恰當意見的人就可以拿取一塊。

結果呢?今天的小小試聽生竟然踴躍極了!

「第一次騎車的我,搖搖晃晃,像喝醉酒的人!」

「第一次騎車的我,搖搖晃晃,像被風吹的大樹!」

「第一次騎車的我,搖搖晃晃,像喝了酒的企鵝!」

「第一次騎車的我,搖搖晃晃,像.....」

發言四次,扣除一次不那麼恰當的譬喻,她得了三大塊餅。是最大贏家。

其他同學無不一股腦將餅塞入嘴,只有她,還在桌上擺了兩塊。

「怎麼不吃?」我問。

「要給媽媽和哥哥。」她靜靜地說。

我終於了解她為什麼那麼急的要發表四個答案,便恍然大悟地說:「喔,如果有第三個更好,就可以給爸爸了,對不對?」

她很認真地點點頭。

「那你要怎麼拿這兩個餅乾呢?」我看她得用纖細的手指捧著講義和一個壯碩的鉛筆盒,又覺得和她說話真有趣,忍不住問下去。

「下課的時候就塞進媽媽的嘴裡啊?!」她的眼睛稍微瞪大些,好像這根本不是個問題。

好貼心的娃娃。真是個好棒的孩子!她那平凡又偉大的媽媽、她牽掛的哥哥、爸爸以及殘而不缺的她,都令我感動莫名。

以後,我要記得跟包子和饅頭說,要幫助像這樣好棒的孩子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uby0924 的頭像
ruby0924

練筆繁華

ruby09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